当前位置:哈尔滨海航通讯有限公司搞笑诈卖
诈卖
2022-11-06

有人觉得懂得越多,能钻的空子就越大;有人觉得爬得越高,能揽的财富就越多。而当这两种人碰一块儿,他们的世界就挤了,挤到他们被一张小小的法网就给全罩住了……

1. 深夜来客

这“趣味茶庄”与其他诸多茶庄一样,也是麻将馆的代名词。曾经热闹非凡的地方,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冷冷清清,老板刘东林很是郁闷。

刘东林几年前曾是雄州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,拟提拔副检察长,可就在这节骨眼上,他因嫖娼被抓,不仅升迁无望,且科长也当不成了。于是下海干起了买卖,可谁知巨额投资的“茶馆”,生意不到二个月就冷到冰点,这都因为市里最近下了禁赌令,把顾客全吓跑了。半月前某局科长来打麻将,被市里安排的暗访组查获,丢官掉职,消息传开,还有谁会来光顾这倒霉的茶庄?

夜深了,门外突然走进两个中年男人,说要开间房。

刘东林精神一振,亲自把客人引上二楼最好的房间,招呼服务员上了壶上好的大红袍。见两位客人似乎还要商量什么事,就没再多说什么,退了出去。

刘东林到楼下看电视,突然发现本市新闻频道里一个人似曾相识,那不就是刚才楼上喝茶的其中一位吗?原来是本市的涂副市长啊!

没一会工夫,涂副市长二人下了楼,径直就往外走,到门口涂副市长停下脚步转身对旁边那矮个男人说:“这事就有劳你了!”

矮个男人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,等送走副市长,才转身结账。

刘东林盘算着要跟这二位角儿混熟,对生意可有大大的好处,于是,掏了烟说:“先生不急不急,这边坐这边坐。”

这人抬手看看表,也不推辞,一屁股坐沙发上,神情得意。刘东林赶紧给他点上烟,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刘东林。

“李英俊,众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,幸会!几年前我们还是同行啊,我原在雄州县检察院工作。现在是个体户了,以后请李律师多多关照啊!”刘东林也递上了名片。

聊热络了,李律师突然环顾大厅四周,转而凑到刘东林眼前,神情狡黠地说:“刘老板放着检察官不干,定是捞着不少好处了吧?看这茶庄,少说也值五百万啊!”

刘东林讪笑着,有苦难言。

李律师打趣地说:“这么好的地盘,做咱律师所办事处正合适,哈哈!”

2. 生财有“道”

刘东林店里生意不好,拖着手下工钱好几个月了。这天,服务员小刘跟刘东林讨起了工钱。

刘东林也觉得对不住这位小姑娘,眼看交房租的时间也过了,这钱都没着落呢,他都快急疯了,奇怪的是房东至今还没上门讨要租金。

正说着,门外兴冲冲走进一个人来。来人叫秦在声,三十多岁,原是雄州县法院法警队副队长,因押解犯人时无故把犯人打伤,被法院开除,现在社会上东游西荡,成天做着异想天开、一夜暴富的美梦。这茶庄就是他介绍给刘东林开的。

秦在声安慰刘东林说:“别担心,那禁赌令不过又是拉肚子政策,过不了几天,等风头过后就没事了。”

说罢,秦在声眉飞色舞地讲述他发财的经历。原来这段时间他到江西去了,租了一辆挖掘机,转手到广东把挖掘机卖了,获得赃款几十万。

刘东林听后惊得目瞪口呆:“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,少说也得判你十年八年的,还到处嚷嚷!”

秦在声得意得很,显然没在意。

刘东林没好气地说:“这也就你老弟做得出来,要是这店铺是你租的,你也会把它卖掉?”

秦在声盯着刘东林说:“你说把店铺卖掉?”

刘东林气不打一处来,说:“好啊,卖给你好了!拿钱来,把我投入的三十万本钱拿回就行了。”

“亏你还是搞法律出生的,我跟你说……”秦在声狡黠地道出卖房计划。

刘东林没想到秦在声当真了,竟然还有了个惊人的计划!他不禁手抖了起来。

秦在声来劲了,恨不得马上实施计划:“这事关键是尽可能不让房东出现,房东是哪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刘东林说:“房东叫龙少华,是通过中介所认识的,也怪了,交租金的时间都过去几天了,也不见他上门,平时都很准时的。”

这一晚,刘东林几乎彻夜未眠,脑海中反复思索着秦在声的计划。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,生意无以为继,还背着一屁股债,看来只有铤而走险了,再说这个计划也确实巧妙,如不出差错,还真能发上一笔大财,大不了远走高飞,总比现在窝囊强。

他们的计划是,由他们两人签订假房屋买卖合同,然后以卖方不履行合同为由,买方将卖方告上法庭,官司赢下来后,由法院强制办理房产过户手续,于是这房产就合法地转移了!

3. 黄雀在后

刘东林试着打房东龙少华的电话,居然关机!奇了怪了,真乃天助我也!正暗自高兴,门外进来一人,李律师李英俊。

坐定后,李律师不紧不慢地问:“刘老板,好久不见了,生意可好啊?”

刘东林苦笑着说:“这么久也不见你光顾,都快关门了,这店实在开不下去了。”

李律师突然话题一转,问道:“这店是你的?”

刘东林心里一怔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律师追问:“可听说这房产产权人是个叫龙少华的人啊!”

刘东林不知他来有何意,好在早就编好了谎言:“哦,是这样,龙少华把这店卖给我了,因为他才买了不到五年,五年内再转手交易税要百分之二十,所以等五年过后再办房产过户手续。”

李律师说:“哦,是这么回事啊,听说你这店要出卖?”

刘东林心里一惊:“啊?嗯,你这是听谁说的啊?”

李律师瞟了他一眼说道:“不瞒你说,有人准备起诉你,说你不履行合同。”

明白了,一定是秦在声的计划开始实施了,只不知这李律师怎么知道这回事,不管怎么说,按计划行事。

“起诉我?哼,是秦在声吧,这小子,说好了价,又不给钱,我现在不卖了!再说现在的房地产什么价啊,这房子最少也值五百万,他想四百万就到手啊!”刘东林装作生气的样子,同时也佩服秦在声的精明。

“我现在是他的代理律师,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,咱们商量下吧,看能不能协商解决。”原来是这么回事,看来这单案子没接错,虽然是风险代理,但看这情形搞定这单案是没问题的,十万元的代理费就到手了,李律师心里暗自高兴。

为了把戏演得更像,刘东林装作激动起来:“我就不卖了,看他怎么样,是他不按约定的时间给钱,要说违约也是他的责任,还告我,哼,这事没得商量,我不卖了!”

李律师见刘东林这番态度,显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:“我们虽然是老朋友了,但我也是受人之托,看来咱们只有在法庭上见了。”

刘东林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:“有事好商量,嘿嘿,你看,这事如果真上法庭有胜算吗?你知道这房子现在至少也值五百万啊!”。

李律师眼看刘东林态度软了下来,假惺惺地开导起来:“你也是搞法律出身的,我不能出卖我的当事人啊!虽然价钱是便宜了点,但这白纸黑字的合同,也不能说变就变啊,再说你这茶庄看样子也经营不下去了,不如卖了好。”

刘东林突然想起那天他说的话,故意找岔:“对了,你不是说你想要个律师所的办事处吗?我卖给你好了,也不能便宜这小子。”

刘东林这不经意的一句话,还真让李律师动起了心思。平心而论,这店铺少说也值五六百万,开办律师事务所也是非常理想的场所。

李律师不露声色,暗自盘算,怎么一箭双雕,但嘴上还是装作惋惜地说:“你怎么不早说,事情都在这份上了,不好办呐!”

这家伙还真动心思啊,刘东林心里一怔,可别把计划搞砸了,却一下不知如何应对。

“这样吧,我找秦在声再商量商量。”双方都心怀鬼胎,李律师说完这话就走了。

李律师一走,刘东林立马给秦在声电话,问李律师来是怎么回事,秦在声在电话里哈哈大笑:“你就等着当被告吧,哈哈哈……”

原来那天两人密谋后,第二天秦在声即找到律师事务所,刚好遇上李律师,于是把编好的案情介绍给李律师,李律师听后拍着胸脯说包在他身上,并谈好风险代理,代理费十万元,胜诉后给钱。

毕竟是律师,接下案子后,李律师马上到房管局核查房产,让他纳闷的是,产权人登记的果真是龙少华,而不是刘东林!这下弄明白了,同时却打起了房子的主意!

4. “计”高一筹

几天后,刘东林收到了法院的应诉通知、传票等法律文书。之后,法院召集双方进行调解。主审法官发现了问题,产权所有人龙少华未到庭。刘东林谎称龙少华是他表弟,把房屋卖给他后就出国了,自己也联系不上,并提交伪造好的刘东林与龙少华的房屋买卖协议书。法官拿不定主意,案件只好搁下。

案子无进展,原、被告双方却一点不着急,这李律师却急了。

李律师主动约谈秦在声:“老秦啊,你这案子恐怕有点问题啊……”

秦在声满不在乎:“有什么问题是你李大律师搞不定的啊?”

李律师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你与刘东林签订的买卖协议,但房主是龙少华,这协议的效力有问题。”

秦在声显得紧张了。

“再说案子如果赢下来了,你能按协议拿出这四百万来吗?”李律师开始他肚里的计划,唬唬秦在声,让他主动把房子转让给自己,至于龙少华不出庭,李律师自有办法。

秦在声把话编得滴水不漏:“我当然没钱,要有钱的话早给他了,也不至于到今天。不过我已经联系好了买家,人家出价是四百五十万,官司赢下来人家立马给钱!”

李律师看秦在声紧张起来,继续唬着:“可这官司不好赢啊,你想想,这协议效力是有问题的,即便协议是有效的,也是你违约在先,你怎么赢这场官司?”

“那怎么办啊?”

李律师瞟了一眼秦在声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有钱什么事都能解决。”

“我知道你啥意思,可你知道我现在缺钱,等官司赢了之后所有的开销我双倍奉还,怎么样?”

“老弟,干咱这行的可没这先例的啊,再说咱们还是风险代理,你十万块的代理费还没给呢。”

秦在声装得着急起来:“算我求你了,给我支个招吧。”

感觉是时候了,李律师慢吞吞地说:“办法嘛,倒是有一个。实话说,大家在这世上,都是求个财,你说对吧?”

“看你说的,那是当然了!”秦在声附和着,看他肚里卖什么药。

“这个店铺呢,其实也不是你本人要买,只不过是转手倒卖而已,卖给谁其实都一样,你说对不对?”

秦在声装糊涂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挑明了说吧,这店铺我想要,价钱就按你出的四百五十万,怎么样?”李律师终于摊牌了。

“这不好吧?我已经答应人家了,这可不守信用哦!”秦在声暗自高兴,正愁找不到冤大头呢,这家伙倒自己送上门来了!嘴上却装模作样地说。

李律师心里明白这油腔滑调的家伙其实没什么诚信可言,只是不知怎么如此好的买卖给这家伙撞上了,现在只不过是想抬抬价而已。

李律师说:“本案代理费就免收了,房子四百五十万给我,怎么样?”

秦在声继续装模作样地说:“那我得跟买家商量商量吧?”

“商量个屁,你们的买卖八字还没一撇,别哄我了,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!”李律师干脆点破他。

“哈哈哈哈,看你李大律师说的,好,爽快,就算咱们交个朋友吧!”秦在声见目的达到,开心地大笑起来。

当下两人就签订了协议书,搞定了秦在声,下一步是刘东林了,至于法院方面,李律师自认为没有办不成的事。

5. 千钧一发

“趣味茶庄”早早就关门了,仅有的一个服务员小刘也跑路了。偌大的茶庄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,灯下二人正鬼鬼祟祟地密谈,正是茶庄老板刘东林和秦在声。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,在这节骨眼上不能出什么差错。李律师是个贪婪却又精明的人,不能让他看出破绽,必须把戏演得更像。二人敲定刘东林要摆出强硬的姿态,一来让李律师消除疑虑,认定这店铺确是刘东林的,二来要让这案件走完法律程序,相信李律师有这个能力摆平法院的。

果然,没几天李律师又主动找到了刘东林商讨,刘东林这回态度坚决,按照拟定的计划应对,协商无望的李律师只好走法院这条路了。

好个李大律师,法院就像他自家开的一样。李律师跨进法院大门,径直往民一庭庭长办公室走去。

周伟忠是雄州法院民一庭庭长,人称“周扒皮”,这案子正是在周庭长的庭里主办。李律师坐定后,直奔主题,两人的交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不必客套。

老奸巨猾的周庭长不会放过任何“生财”的机会,但还是故作姿态,称案情重大,当事人下落不明,不好办啊!

“按民诉法的规定,当事人下落不明,可以发出公告啊,有啥不好办的?”李律师边说边把一个鼓鼓的信封往周庭长口袋里塞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八十四条确有此规定,受送达人下落不明,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,可以公告送达。

周庭长也不推辞,讪笑着说:“你小子可别害我哦!”

“周大庭长说哪里话,有财大家发嘛,哈哈哈哈……”这种事对于他李律师来说,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。

如李律师所愿,法院在《人民法院报》刊登了公告,向龙少华送达相关法律文书。

公告期满后,法院终于又开庭审理该案了。龙少华果然没有现身,于是缺席审理。

二人佩服李律师的能力,能把法院搞定,相信他也一定能把握案件结果。

不出所料,几天后判决出来了:

一、房屋买卖协议有效。

二、判决生效后十天内办理房产过户手续,买方秦在声同时支付购房款四百万元。

二人欣喜若狂,就是要这个结果。

6. 原来如此

昔日的“趣味茶庄”,如今换上了“众信律师事务所”的招牌,门前摆满了花篮,道喜的宾客络绎不绝。其中不乏当地的名贾富商、达官贵人。

李律师率领律师事务所的全体人员忙着招呼各路来宾,场面好不热闹。

刚刚摆脱“受贿门”事件困扰的涂副市长也来了。

这段时间涂副市长因被人举报受贿而被停职审查,多亏李律师多方奔波、打点才让涂副市长“洗冤”复出,李律师的律师所开张之喜岂有不贺之礼!

李律师扔下其他客人,赶忙把涂副市长迎了进来。

“涂市长亲自光临,真是蓬荜生辉啊!里面请里面请!”李律师把涂副市长迎进里间。

涂副市长坐定后说:“你租这场所怎么不跟我说啊?”

李律师得意地说:“这点小事怎么敢有劳市长您的大驾啊,不过这可不是租的哦,嘿嘿……”

涂副市长一怔,不是租的是买的?

李律师继续说:“承蒙市长的关照,这几年律师所的业务不断发展壮大,没有一个自己的场所可不行啊,我这是买的啊!”

“买的?跟谁买的?”涂副市长更疑惑了。

于是李律师得意洋洋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。

涂副市长听后铁青着脸,突然紧捂胸口,肥硕的脑袋耷拉在胸前。

李律师哪里知道,这个店铺是他涂大人的房产,为了掩人耳目,把房主的名字写成了自己小舅子龙少华的名,店铺所有事务都由龙少华打理,这事只有他们夫妻俩和小舅子知道。最近由于被举报受贿,他把小舅子支到了国外避风头,没想到在这关头出这档子事。

涂副市长心脏病突发,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